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客家台灣人的血緣

     (原版PDF的版本可由此連上:https://hakka226.pixnet.net/blog

附錄(可連接到各分類的文章) --請看此文最後

朱真一

 

前言

            一提到祖先,從小不管是學校的教育、家庭或社會的討論,絕大部分説客家台灣人是從中國長山(唐山;廣東/福建)來的「純漢人」。說客家人本是中原望族,因爲各種戰亂,幾度為逃難而南遷,到廣東/福建後再渡海來台灣發展。

            最先因自己專業的血液科的病人,如G6PD缺乏症引起的血溶性貧血,以及地中海貧血,找各種文獻來探討這些問題時,發現客家人有同樣的問題。所以去搜尋資料,先從生物學上的數據,探討台灣客家人的血緣,以後更去找其他各種文獻,後來對語言、社會、文化、考古等也盡量去搜尋來探討。

            像司法的審判,檢查官、控方、辯方或各類證人可能有不同的說法,因每人角度、立場、觀點不同有不一樣的說法,若有客觀的科學尤其是生物學如DNA的證據,法官或陪審員最會接受。同樣地,用文字記載或口頭傳説的歷史,漸漸地有以客觀的生物學證據來改變。最好的例子是美國傑佛森(Thomas Jefferson)總統到底有沒有跟黑奴女管家生下小孩,他及他的後代曾一直否認,最近有人找Jefferson及黑奴家族的後代,去分析其DNA,的確生物學上可證明,Thomas Jefferson最可能是黑奴小孩的父親,現在連傑佛森白人女兒的後裔也接受這事實。

            這裏討論我們的祖先時,多談「緣」而少用「源」,討論祖先時,不只討論生物學上的源頭而已﹐其他的語言﹑文化﹑社會等數據,甚至政治,都是很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是數據要客觀。「漢」人或「中華民族」的定義,其實就很難大家同意,顯然這不只是人類學或社會學上的問題,政治上有爭論的名詞。雖然社會及世俗上經常使用,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定義。

            討論客家台灣人跟其他族群的關聯時,首先要強調各族群本沒有優劣、貴賤、高低之差別。如下討論,說我們客家台灣人的祖先主要源自亞洲南方族群,而非來自中國的「中原」,還參入台灣原住民的血統,這種説法不可恥、不背族或污蔑祖先。出身南方族群並不是劣等、賤民或低級,不是蠻、番之民。依據科學的數據找出的最正確的知識,就是求真理。以後會一再討論,有正確的知識,對我們健康及醫療,還有不少可助益的地方。   

 

客家台灣人的血緣:   

            人類學或生物學稱的「解剖學現代人;現代智人(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 Homo Sapiens ) 」,只不過20萬年前才出現。約10萬年前才離開非洲,大約在18,000-60,000年前,最早的一批的現代人進入東亞的南部。有一支逐漸北進,成為東亞族群的北支。留在南亞先民的一支,進入中國,主要到今中國長江以南,所謂的百越或越人。另一支跟台灣人有關聯的,是從東南亞大陸開始,向東再逐漸進入太平洋群島的南島語系,就是台灣原住民的族群。

            血緣就是從生物學上來比較異同﹐追跟到底就是DNA的不同﹐但有些會受環境影響而表現不同。人類DNA30億對的核酸基(Nucleotide)﹐所以只能探討部分的DNA。每種研究只取其中極小成分所產生的特徵來比較﹐調查出來的結果,自然可能會有不太一樣的結論。這些特徵如膚色﹑牙齒﹑血型﹑酵素的功能、蛋白質、抗原等﹐每種產物之間的差異自然可能不同。

            下面來討論,從生物學有關血緣的資訊中,找到客家台灣人的資料。先來討論,自己去找資料的分析,再來簡單寫別人的發現。

主要自己探討發現的生物學資訊:

 (一)免疫球蛋白(Immnoglobulin)﹕

            中國的趙桐茂、日本的松本秀雄及美國的Schanfield對此的研究都有一樣的結論﹐他們都發現東亞族群(蒙古族;黃種人)有南北之分,中國的漢人也有華北及華南兩起源。趙的研究沒有台灣人的數據,但有中國客家人的資料。他們用各群體免疫球蛋白的異型體的頻率來比較,他們發現梅縣客家人跟華南幾個少數民族血緣較近﹐與離遠些的漢人較疏遠。趙的研究有中國74個群體,由其基因頻率可算出中國的梅縣附近的客家人,只有約20%是源自中原,而80%來自是南方族源,其他華南的漢人也有相近的結論。

            松本及Schanfield的研究有台灣人的數據,松本文雖提到台灣漢人有閩南、客家之分,但沒分別調查客家及福老,只有不分福客的台灣漢人數據,Schanfield也一樣只有台灣漢人。兩人結果一樣,都把台灣漢人歸類為南亞(南蒙古族)群中,跟華南漢人較類似,都跟華北(中原)漢人較疏遠。

            松本有台灣原住民數據,結論也屬南亞族群,不過台灣原住民免疫球蛋白異型體的基因頻率,跟華南少數民族(非漢人)相當不同,台灣原住民族群間的差別也不少,松本只有Atyal,Bunun,Paiwan的數據,若只用此三族的平均,跟漢人來比較計算,目前的台灣所謂的漢人有23%的原住民血統。免疫球蛋白只有四組基因組合頻率,解析度不高,漸少人用來研究血緣關係。

            比較各種異型體組合的頻率時,台灣漢人跟華北的差異較多,跟華南漢人較相似,但還是有相當的差異。詳看華南少數民族及台灣原住民的各種頻率,可推斷其原因。台灣原住民漸漸漢化,原住民的基因溶入到以後台灣的漢人中,同時在華南的漢人,接受了更多繼續漢化的華南「原住民」(就是所稱百越;現在中國華南的少數民族)的血源。因華南「原住民」及台灣原住民之間DNA的不同,使目前華南及台灣的漢人兩者間有更多的差異。

圖一:探討有關G6PD缺乏(蠶豆症)的文獻後發表的論文第一頁 


            順便在此來提江運貴的說法,他寫的文章及書一再說客家人是塞外民族或匈奴後裔。他說是根據松本的研究,他說「松本秀雄校長用三十年的時間收集世界各地的不同血液,對各種族的DNA廣泛抽樣調查,發現日本人、韓國人和客家人皆帶有相同的DNA。這發現足可證實客家也屬賽外民族」。找遍松本的論文,如上討論。松本根本就沒有研究台灣或中國的客家人的數據,寫信問江先生,他寄來松本的論文,那文中根本沒有客家人的數據,當然也沒寫上述的發現。是江先生自己的推想寫出,毫無根據,不是來自松本的論文。趙桐茂同樣研究免疫球蛋白,有中國客家的人數據,以及從下各種生物學的研究,客家人跟其他華南漢人主要源自南方族群,不可能源自中國北方的塞外民族。

 (二)葡萄糖六磷酸去氫(G6PD)酵素的突變體:

            G6PD的缺乏,就是俗稱的蠶豆症(英文用favism)﹐拙文中的G6PD缺乏症與蠶豆症互相通用。因爲G6PD基因在X的女性染色體上,若一有基因突變,男人只有一X染色體,所以比較多缺乏症。在台灣,客家人比較多,福老台灣人或來自中國南部者,雖少些但仍不少,來自中國北方的幾乎沒有。台灣G6PD缺乏症者最少有十五種以上的突變體,客家人跟福老人的突變體種類幾乎一樣。

            用此G6PD突變體來分析,不少台灣人有的突變體,在華南的漢人或非漢人(少數民族)及東南亞各族群也有一樣有,華北人則沒有這種G6PD缺乏症。從這G6PD的突變體看來,台灣人很多的蠶豆症基因,源自上述的南亞族群﹐台灣客家人不可能主要源自華北中原。

更有意義的是台灣第三多的突變體(493A/G),在中國及新加坡華人都沒有﹐台灣賽夏族的蠶豆症都是由於這種基因﹐也是菲律賓人常見的突變體。這493A/G突變體,佔台灣突變體的10%多,由此可估計台灣客家及福老人有相當多的原住民血統,台灣原住民尤其平埔族,一樣漢化成客家及福老台灣人。

 (三)地中海型貧血(Thalassemia)基因:

            地中海貧血基因很複雜,跟上面所寫的蠶豆症一樣,客家人較多,來自華北者幾乎沒人有。台灣原住民中,居住於較低丘陵地帶的阿美族最多,住高山地帶的族群幾乎沒有。蠶豆症及有地中海貧血基因者,在瘧疾盛行區多,因爲媒介瘧疾的細小瘧蚊,最容易生長的地方,就是客家人居住的丘陵地帶。有蠶豆症及地中海貧血基因者,可保護人少受瘧疾的傷害,在瘧疾盛行區有保護及生存的優勢。

            系統地去探討及分析其中之一型,α-地中海貧血基因,跟蠶豆症一樣,不同的族群有不同基因。α地中海貧血基因中最普遍的一種,最主要的是 SEASoutheast Asia)及FIL(Filippino)兩種。台灣的漢人最多的此種α地中海貧血基因之一,90.8%是屬SEA8.6%FIL,但FIL 類在台灣的阿美族佔 79.1% 之多。中國廣東、廣西及香港的這種地中海貧血基因,沒有FIL型的基因,但是來台灣的菲律賓人的FIL類佔40%,在Hawaii的菲律賓人佔66%,請看表一。可見目前的台灣所謂「漢」人(客家及福老)的地中海貧血基因,跟蠶豆症基因一樣,有不少來自原住民。

圖二:探討有關地中海貧血基因的文獻,整理分析後發表的學術論文第一頁

 




            








台灣漢人、華南的漢人及少數民族跟東南亞各族群的α-地中海貧血基因比較時,就會知道SEA基因,來自同一血源,主要源自同一祖先。這地中海貧血基因的數據,再度證實台灣所謂的漢人,不可能主要從華北(中原/河洛)來,主要是源自南亞族群,還參入不少的台灣原住民族群。

從其他人研究的資訊

(一)林媽利的研究

            林媽利教授本是專攻輸血醫學研究的醫師及學者,從輸血醫學的血型、HLAhuman leukocyte antigen;人類白血球抗原)探討族群的差異。檢驗HLA是移植醫學,尤其骨髓移植上必須﹐所以有相當多願當骨髓捐輸者的資料可分析。以後林教授對族群的研究更加用心,還進一步用mtDNA (mitochondria DNA,粒綫體DNA)Y(男性)染色體DNA等探討族群關係。

            利用HLA的資料,林教授一樣地發現,中國漢人有南北兩起源。台灣的原住民跟台灣的福老/客家也有些相同的抗原﹐可能台灣漢人有不少原住民血源。分析台灣人各族群及鄰近各國HLA的資料,推算出目前台灣的客家及福老人有不少原住民的血統,從HLA來看﹐台灣原住民尤其平埔族,可能漢化成客家及福老人而漸減少或消失。       

            中國人HLA資料也一樣﹐華南的少數民族與南方漢人聚類﹐而北方漢人則與蒙、滿、回、藏合為一類。陳光和用中國的HLA資料分析﹐他有類似的結果﹐他發現華南的漢人跟鄰近的少數民族,比跟較遠處的華南漢人較親近。他提出兼併及融和說,少數北方漢人入侵華南﹐入侵者被接受﹐多數的原住民反被同化(漢化)而喪失自己身份。融和則發生於華北﹐入侵者(如蒙﹑滿﹑金)被同化﹐原本多數住民仍保有自己身份。這些數據說明爲何以前華南的南方族群,主要因爲漢化成漢人而減少或消失。從這些數據,更不難推論為何客家人(福老人、廣東人一樣)有那麼多基因來自南亞,血統上源自南亞族群,不是源自華北的中原或河洛。 

3。 林媽利教授的書


二)其他生物學的資料:

            其他的生物學資料都有類似的發現。譬如 Cavalli-Sforza, Menozzi, Piazza三人共寫了一本很有份量的書 “The History and Geography of Human Genes ”,這書有一千多頁,有很多的資料,他們用各種統計學方法來研究及分析許多的基因,都很明顯指出亞洲人包括中國漢人,有南北兩起源之分,此書内容豐富,很有意義的參考書。另外休斯頓的中國人學者金力,用Microsatellites方法去分析﹐也一樣說中國人有南北兩起源。

圖4Cavalli-Sforza, Menozzi, Piazza著作經典。


(三)語言學的資料:

有些人認爲客家話,是中國最「純」的中原漢語保存下來的。不過國際語言學上,較多說是源自華南原住民(「百越」)語言漢化而成,跟其他南方語言如福老話及廣東話一樣。這些南方語言,包括客家話,有入聲韵尾 [-p][-t][-k]

客家話形成時,依中古的漢語,所以用客家話讀中古的唐詩及宋詞,比用現在的北方官話順暢。華南原住民語言漢化,一些原住民的語法、詞句仍保留下來,如一些有音無字的詞句。

羅美珍及鄧曉華的《客家方言》,就認爲客家話是漢語,吸收華南原住民的語言,造成有音無字的詞句,不是原住民語言漢化成客家話而保留的。順便一提,台灣語言學家羅肇錦,認爲客家話源自原住民語言漢化而來。《客家方言》的解釋:

中國的語言學家較有意識形態,外國語言學家的説法不同。下圖S. Robert Ramsey 著作的 The Language of China中,他説客語是在華南形成的語言,跟附近的南方語言如粵、閩語一樣:“Hakka is linguistically Southern Chinese. The Hakka dialects are historically allied to the other Southern dialects around them (Yue or Min). The Hakka dialects were formed in the South.


結論

            總之從各種生物學及語言學上的證據看來﹐客家台灣人是主要源自南亞族群,只有很少數來自華北的漢人血統,另外還有不少台灣原住民(南島語族)的血源。客家人不可能如前言中所説,是從北方漢人南遷到華南再到台灣。

另外可參考的書


附錄(可連接到各分類的文章)

LINK書及其他著作的介紹、目錄、推薦、Order 
http://albertjenyihchu.blogspot.com/2013/05/9-centcopy-8x11-90-10-45-5-dr.html

最近發表文章
不正確資訊/思想箝制/存疑權威/求眞及造假
醫學論談--利益衝突、醫病、文化與醫學等
   討國外學術不端研究造假案
一般論說
台灣與東南亞/南亞
讀後感其他轉載的文章                    
語言問題(一般)
客家系列及語言/文化(包括文化獎)
客家台灣文化獎
賴和/吳濁流/鍾肇政等台灣文學
魯冰花系列:
台灣歷史故事
台灣醫學歷史故事
醫界人物/醫界典範
探討馬偕/醫療宣教師
糖尿病的預防/其他健康有關
不要針刺治療中風/小心偏方
失智及食品安全
生活
太陽花/種菜經
廢核
竹中經驗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